代孕妈妈

分类

分类:

06年广西乐业特大爆炸案9人死亡:粟艳琴报复前夫炸塌

  本文章为萨沙原创,谢绝任何媒体转载

  想看大案系列全集的朋友,请订阅

  照例声明:本文是萨沙创作的小说,声明完毕

  (你不知道的大案第103讲)

  再多申明一点:这篇文章相当血腥恐怖,心理素质不好的千万不要看,别留下什么心理阴影。

  06年,广西百色乐业县突然发生剧烈爆炸。2栋楼房被炸塌,9人死亡、4人受伤。让人震惊的是,如此疯狂的凶手,身份让所有人不敢相信。听萨沙说一说吧

  2006年3月11日凌晨1点,广西百色乐业县中心出了大事。

  在夜色的掩护下,一个黑影背着一袋炸药,混入了鸿雁宾馆后面一栋2层居民楼。

  将炸药放置好以后,黑影毫不犹豫的点燃了导火索,恶狠狠的骂了一句,逃离现场。

  几分钟后,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,将这栋2层楼房完全炸塌。

  因炸药威力大,冲击波把傍边另一栋1层小楼也冲倒了大半。

  听到巨响后,县城居民全部被惊醒,很多只穿着内衣就跑到街上。

  乐业县是个小地方,人口只有14万人,自建国以来从没有发生过如此恶性案件。

  一时间,整个乐业县甚至百色市都震动了。

  十分钟后,乐业县警方就赶到现场,同时向百色方面要求增援。

  百色刑警立即赶赴乐业县。

  虽然乐业归属百色管辖,但距离还有170公里距离,境内都是山地,道路难行。

  百色刑警赶到乐业县,已经是几个小时后了。

  在他们的眼前,是一个惨烈的场面。

  前后2栋钢筋水泥的楼房,基本被炸塌。

  居住在里面的4户人家,有9人当场被炸死或者砸死,另外有4人受伤。

  现场留下一个不小的炸坑,周围一片血肉模糊。

  县城能有多大?这起爆炸案造成严重的社会影响,谣言四起。

  一时间,大量县城居民投奔到乡下的亲友家,传说还会有别的爆炸。

  为了制止县城居民的恐惧,警方立即展开了侦破工作。

  那么,这是什么性质的案件呢?

  11日上午,警方紧急召开案情分析会。

  一部分民警汇报:经过调查,没发现这2栋楼房的4家住户有什么问题。

  其中1栋楼是自己的房子,只有一层。

  户主姓黎,是本县人,50多岁。

  老黎以开杂货铺为生,大儿子在外面做生意,家里颇为过得去。

  老黎不愁生计,平时笑口常开,人缘很好,他老婆也很贤惠,根本没有仇人或者经济纠纷。

  此次爆炸中,黎家楼房被炸塌大半,几口人全部受伤,小儿子被活活砸死。

  在医院中,老黎告诉民警没有人会害他,但不知道做生意的大儿子在外面有没有得罪人。

  此时的老黎仍然惊魂未定:“突然‘轰’的一声巨响,我感到自己顿时就像跌入了万丈深渊,瞬间天晕地旋……醒来时,发现自己趴在地上,同时,清晰地听见妻子在叫我。我挣扎着想要伸手过去拉妻子,但是一块巨大的水泥板重重压住我的双手。”

  “我拚尽全力,但四周都黑乎乎的一片,我全身也被塌下来的废墟压住,无法动弹。突然,我想起在隔壁房间睡觉的小儿子,我对妻子说:‘你叫一声儿子,看他是否听得见?’妻子连声叫了好几遍,可是没有传来儿子的回音(据了解,李的儿子已死亡)。紧接着,妻子哭着告诉我,她的脚被压着了,好像还有一条钢筋扎进腿里。我用微弱的气息对妻子说:‘坚持住!一定要相信会有人来救我们!只要顶住了,就有生存的希望!’”

  “大概过了30分钟左右,救援人员便将我身下几块大的石头移开,然后拉住我的双脚,把我拖了出来。”“一个年轻的武警战士背着我往救护车跑,他喘着气安慰我:不要怕,没事了!”

  另1栋楼则是出租屋,一楼和二楼分别拄着3户人家。

  一楼住着年近7旬的2个老人和40岁的儿媳妇,还有1个孩子。

  这家人姓黄,是本地乡下的农民,儿子在外面开大卡车跑长途货运。

  小黄比较孝顺,几个月前将年老多病的父母接到县城居住,交给媳妇照顾。老人们在县城几乎不认识什么人,当然也没有仇人。至于儿媳妇是家庭妇女,儿子则是老实巴交的卡车司机,更不可能有人会杀她们。

  这次爆炸中,老黄老两口、儿媳妇和孩子4人全部遇难。

  二楼则有两户,一家姓杨,1对小夫妻带着个孩子。这家人也是刚刚带来县城做小生意的,店还没有开门,正在装修,自然不可能有什么仇人。

  这次爆炸中,一家三口全部遇难。

  二楼另外一户男主人叫做冉正高,和未婚妻陈丽丽在此同居。这次爆炸中,冉正高被当场炸死,而陈丽丽运气极好,她神奇般的被气浪吹出窗外,只受了轻伤。

  根据调查,冉正高40岁左右,是乐业县酒厂的一个干部,自己还在外面做生意。

  根据单位同事介绍,冉正高颇为精明能干,是个做生意的好手。不过,他的性格却比较软,平时很怕惹事。

  现在看来,这几户人都没有仇人,似乎不太像报复杀人!

  那么,是煤气爆炸?

  有可能。

  县城不是大城市,很多设施老旧不堪,经常有煤气触发的火灾事件。

  不能排除煤气管道老化,最终引起煤气爆炸。

  会不会是报复社会?

  也有可能。

  这几年来,广西的经济比较落后,百色这里民风又比较凶悍,有过多起报复社会的案件。

  那么,究竟是寻仇杀人,煤气爆炸,还是报复社会呢?

  现在很难确定。

  就在民警们迷惑不解的时候,我们著名的爆炸专家发挥了巨大的作用。

  百色这起案件,震惊了广西自治区公安厅。

  在公安厅的命令下,全国著名的爆炸代孕专家迅速赶赴乐业,对现场进行分析。

  代孕专家在现场看了一圈,仔细测量了几个小时,心里有了谱。

  来到县公安局以后,他们立即召开了案情分析会。

  对于煤气爆炸的说法,代孕专家首先给予否定。

  爆炸代孕专家:这肯定不是煤气爆炸。经过现场仔细勘查,这2栋楼房都没有安装管道煤气,只是用了罐装液化气。我在废墟中的清点过,几个液化气钢瓶都完好无损。这不是煤气爆炸。

  爆炸专家又说:退一步说,就算是煤气爆炸,也绝对没有这么大的威力。大家注意,起爆点是其中的一栋楼,而不是放在两栋楼里。爆炸以后,炸药把傍边的楼房震倒了。我估计,歹徒使用了超过10公斤的硝铵炸药。

  爆炸专家这么一说,一些民警立即发言,认为这是报复社会:我看这就是报复社会。大家也知道,百色穷,治安还不好。说不定就是以前被我们抓过的什么歹徒,被放出来以后故意炸房子,给我们制造麻烦。我们这里煤矿很多,私人小煤窑也有不少,搞炸药并不困难。

  对于民警的说法,爆炸代孕专家也给予否定:这应该不是报复社会。我仔细测量过,炸药并不是胡乱堆在楼下,而是准确的放在楼房的某个位置引爆的,目的就是炸死某一户的人。如果是报复社会,就不可能这样操作,胡乱将炸药往哪里一放就行了。

  说到这里,一些民警又插话说:我看是老黎做生意的大儿子有仇人,人家来炸他他爸妈泄愤。其他这几户都是普通市民,根本没有仇人。我马上去调查老黎的大儿子,肯定会有收获。

  话音未落,另一个民警却反驳:老黎的大儿子没问题,我们刚刚已经通过电话了。听说家里出事,老黎大儿子目瞪口呆“我们做生意的肯定有仇人,但无非是钱的事。这些老板都有钱。财主惜命,他们不可能为了区区的经济纠纷杀人的,更不可能搞得这么惊天动地。”

  这边,爆破专家也支持老黎大儿子的话:这次爆炸不是报复老黎。引爆点不是老黎家,而是傍边的楼房。经过我推测,起爆点就是在冉正高和陈丽丽居住的二楼家门口。我敢肯定,歹徒想要炸死的就是冉正高和陈丽丽。

  不过,有一个问题我没想明白。既然只是为了炸死冉正高和陈丽丽,正常来说随便放个一二公斤炸药就足够了。歹徒代孕解析要使用大约12公斤烈性炸药呢。所以,也不能排除同时报复社会的可能。

  听到这里,负责调查冉正高的民警表示:这就奇怪了。根据我们调查,冉正高在外面没有仇人。在外面做生意多年,有几个人欠了冉正高七八万的货款,始终无法要回。换成别人,直接去法院起诉或者找黑社会去要账。冉正高胆子小,这笔钱就成为烂账。有个混社会的表哥看不惯“你不愿意出头,就交给我。我带几个兄弟去堵他们的门,最多一个星期就能把钱要回来。”

  冉正高吓得急忙摇手“何必结仇呢,不过是几万元。”

  混社会的表哥恼怒:“你怎么这么软?是人家欠你钱,又不是你欠人家钱!这伙人哪里是没钱,平时自己吃喝嫖赌,一晚找一个小姐,就欺负你老实才赖账。”

  无论表哥怎么说,冉正高就是不敢闹翻。

  大家看,冉正高说好听了是老实,说不好听就是胆小。这种人在外面不会有仇人要杀他,更不可能用炸药炸他!

  爆炸专家笑了一下:我是搞技术的,只能告诉你们,歹徒非常有可能是报复冉正高才炸的楼。至于是谁炸的,他同冉正高到底有什么仇恨,我就回答不了!这要诸位去调查了。

  爆炸专家的精确判断,为案件的侦破提供了非常有利的条件。

  现代案件的侦破,技术手段至少占到百分之五十的作用,有时候甚至是百分之九十。

  这边,百色和乐业警方四处出击,调查冉正高的社会关系。

  他们前后调查了200多人,很快有了重大收获。

  冉正高的弟弟提供了一个重要的线索,有个绰号叫做味儿的混混,可能是案件的凶手。

  冉正高弟弟说:你们这么一说,我倒是想起有这个人。味儿是邻县的一个混混,姓张,是个吸毒的。这家伙曾经在冉正高的公司当过保安,后来因吸毒被你们抓了,我们就把他解雇了。这家伙吸毒太多,没有工作能力。他烂命一条,为了毒资经常敲诈熟人,也包括我哥。我哥这人比较软,先后给了他七八次钱,每次倒也不多,都是一二百元。后来我哥见这是无底洞,不愿意再给了。

  民警:这个家伙就恐吓你哥?

  冉正高弟弟说:那肯定啊。这家伙就说“你不给钱,我找机会把你公司炸了。”我哥听了以后很害怕,就又给了他几次钱。这事后来被我听到了。我看不下去,就找到我那个混社会的表哥,找人把味儿揍了一顿,我让味儿别再来惹我们,不然打断他的腿。

  民警:这什么时候的事?

  冉正高弟弟:大概半年多前吧。后来,我再没有看过味儿!

  民警:这也不能说就是他干的啊?这种人,通常都是说说嘴,哪有胆子做这种事?

  冉正高弟弟:本来我也是这么想。你不知道,味儿他爸是在煤矿放炮的,会玩炸药。我哥这人没仇人,唯一可能报复的就是味儿了。这次我哥是被炸死的,味儿他爸又懂炸药,这也对的上。这群吸毒的人,有什么做不出来。说不定他吸多了,精神不正常了,就把我哥炸了。

  民警:这倒也是,说的有道理。

  于是,一组民警立即赶赴邻县,调查这个外号味儿的家伙。

  味儿真名叫做张明泉,20多岁,已经吸毒10年。他几次被强制戒毒,每次放出来一二天就继续复吸。

  在邻县,民警们没有找到张明泉,却在张家找到了一些硝铵炸药的痕迹。

  这下就更有谱了。

  看来,张明泉是爆炸案的重要嫌疑人,必须立即抓捕。

  然而,民警们只高兴了不到1天。

  当天下午,百色戒毒所打来电话,说张明泉就在他们所里。

  民警吃惊不小:这家伙是什么时候被抓的?

  戒毒所:半个月前。他们一伙人在民房吸毒,被我们堵在房子全部抓住,4个男的2个女的,一直关到现在。

  民警:什么?你确定是半个月前抓的?

  戒毒所:当然了。张明泉这家伙很不老实,没事就躺在地上耍赖,甚至脱裤子。他是我们戒毒所的名人,谁不知道。

  民警:我们在他家里发现了炸药痕迹?你们知道是怎么回事吗?

  戒毒所:这小子从他爸那里偷得。他说为了筹集赌资,混入他爸在的煤窑偷了几公斤炸药,准备卖掉。还没来得及卖,就被他爸发现了,痛打了他一顿将炸药又送回去。

  看来,张明泉即便想报复冉正高,他没有作案时间。

  案发时,他正在戒毒所蹲着呢。

  根据调查张明泉他爸的煤矿,发现失踪炸药只有2公斤,和现场高达12公斤的炸药量不符合。况且失踪炸药也全部追回,张明泉很快被排除作案嫌疑。

  那么,究竟是谁干的呢?

  冉正高还有什么仇人。

  就在警方失去线索的时候,冉正高的老父,拄着拐杖来到了公安局,说要报案。

  民警:你老人家注意身体,有什么事电话给我们,让我们过去就是了。

  冉正高父亲:谢谢同志。我儿子死的很惨,我在家也坐不住,干脆来你们这里说这个事。

  民警:你说谁害了你儿子?

  冉正高父亲:我觉得是我前儿媳粟艳琴干的?

  民警:什么?你说这么大的爆炸案,是个女人干的?

  冉正高父亲:对。你不要小瞧粟艳琴,她可厉害了。这事我得从头说,还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。你们也知道,我有两个儿子,大儿子就是冉正高。冉正高这孩子聪明,可惜胆子小。他弟弟正好相反,胆子大,但头脑糊涂。冉正高读完高中以后,考进了我们县的酒厂做技术员。那时候是1990年,在我们小地方,这份工作是铁饭碗,很不错了。进入酒厂后,经朋友介绍,22岁冉正高认识了做临时工的19岁女孩粟艳琴,两人关系好得很。很快我就知道这事,当时我就不太同意。

  民警:你代孕解析不同意?

  冉正高父亲:明摆着的,门不当户不对。我们是县城人家,家庭不说多好吧,也算是中上等。我和她妈都有正式工作,社会关系也多。粟艳琴是乡下女孩,住在下面穷山沟里。她的父母都是农民,没文化,粟艳琴自己也竟然一字不识,也没有正经的工作。这是第一,第二是我和她接触了几次,发现这女孩性格属于外和内刚型,性格是很硬的,脾气也不太好。我儿子比较软,结婚以后恐怕不是她的对手,会吃亏的。所以,我一直都是反对的。

  民警:你儿子听你的了吗?

  冉正高父亲:哎!有一天,我把冉正高喊到屋里,和他长谈了一次。

  我说抛去其他条件不说,她性格这么硬,脾气又暴躁,你将来肯定要受气的。你的个性我最知道,面善心软,但也是受不了气的人。你们结婚了,这个日子就很难过好。我儿子很聪明,听了这番话以后很快就明白了。他私下对我说,因为年轻冲动,他和粟艳琴已经上过床了。两人都不懂避孕,又不到结婚年龄,粟艳琴一年就打过4次胎。现在让他和粟艳琴分手,好像太过分了。我说,那你自己看着办吧,爸爸是过来人,不要因为要负责任毁掉自己一辈子。她如果愿意分手,我们可以给她一笔钱补偿她。

  民警:那他们怎么还是结婚了?

  冉正高父亲:哎。大概1个月后,冉正高找到我,说要和粟艳琴结婚。我当时生气了,骂了他一顿。我说不是什么都跟你分析了吗,你非要找这个母老虎回家受罪吗?冉正高支支吾吾说,我去找粟艳琴说了这事,她大哭大闹,说自己人流4次,代孕医生说子宫受损严重。现在她才19岁,没了贞操又生了病。如果我不要她,她只有去上吊,死在我家门口。她这人很疯的,说得出就做得到。你说我怎么办呢?只能娶她了。听到冉正高这么说,我也不好说什么。反正人生是他自己的,吃苦不吃苦,就看他自己造化了。

  民警:后来他们就结婚了?

  冉正高父亲:对,粟艳琴年龄不够,两人是第二年91年结的婚。婚后开始几年还不错!我儿子很聪明,在酒厂干的很好,还让弟弟出面在外面开了公司,兄弟两人赚了不少钱。90年代初期,他先买了摩托车,后来干脆买了小汽车,在县城买了新房子。开始粟艳琴也不错,她也不出去上班,就在家里做家务。我们不太喜欢她,觉得她说话做事太硬,让人很不舒服。不过,面子上大家都过得去,没有什么冲突。

  民警:我听说,他们是上个月,也就是2006年3月刚离婚的啊?怎么都结婚15年了,又离婚了呢?

  冉正高父亲:哎。所以说,你们这些年轻人,就是不听我们老年人的话。我们活了一辈子,看人总比你们准。结婚没几年,粟艳琴就把我儿子搞得服服帖帖的。你别看我儿子在外面是老板,还是厂里的中级干部,在家就像孙子一样。粟艳琴让他干嘛,他就得干嘛,不然就会大闹一场。我儿子聪明是聪明,胆子不大,性格比较软,架不住这样吵闹,一步步软下去。

  有一次过年,冉正高一个好同学从海南带着孩子回来。他们好多年没见了,冉正高很高兴,包了1000元大红包给了他的孩子。这边粟艳琴就不乐意了,当场就说“你给这么多干嘛?你给我弟弟孩子压岁钱才多少?”本来冉正高从来不敢顶她的,这时一是喝了不少酒,二是当着朋友不能丢了面子,就说“你们女人别管男人的事!要你多嘴!”。谁知道,粟艳琴当场给了冉正高一个耳光,打的很清脆。冉正高的那个同学看到了以后,非常尴尬,急忙将孩子手里红包放下,一溜烟的走了。

  民警:她这么厉害啊!能当着人面打老公?就为这离的婚?

  冉正高父亲:也不全是,还有另外一件事。他们是91年的结的婚,婚后粟艳琴一直没有代怀孕。大概五六年以后,我儿子已经快30岁了,他们还是没孩子。我们做父母的很急,一次拉着冉正高问,究竟是谁有问题?冉正高说他也不知道。我们说,要不然去医院检查一下,有病就治吗!我们广西小地方,家里没孩子是要被人笑话的。冉正高说知道了。后来他回来,我们问他。冉正高无奈的说“粟艳琴不愿意去检查,还说不能生育是因为我的身体有问题,我也没办法。”

  民警:那到底谁有问题呢?

  冉正高父亲:这样一拖就是11年。到了2002年我儿子都30多岁了,他弟弟孩子都上小学了。我们觉得不能等了,儿子冉正高又没用,我们就直接找到粟艳琴,让他们夫妻两人去检查身体。粟艳琴不愿意,找各种借口。我就让冉正高先去检查,结果是完全正常。这下粟艳琴没办法,才去检查了。结果是她的双侧输卵管堵塞,根本就不能生育。

  民警同志,你也知道。我们这种地方,男人没孩子是大事。如果要是放在乡下,妇女不能生育,夫妻两人肯定就离婚了。事已至此,我们也没说什么,就看他们自己了。反正他弟弟已经生了孩子,家里已经可以传宗接代,我们也管不了这么多。

  民警:那怎么回事,又拖了4年才离婚?

  冉正高父亲:是这样,发现粟艳琴不能生育以后,我儿子态度就有些变了。他的思想也是挺保守的,这几年做生意受了不少罪,也赚了不少钱。

  可是,既然没孩子,他觉得受苦受罪又有什么意义呢?后来我儿子提出,干脆找个人代孕。我们这里有些身体健康的农妇,专门帮人代孕。给她一笔钱,她就帮你生孩子,事后保证不来纠缠。

  民警:那不是挺好,这样又不会离婚,又是你儿子的孩子。

  冉正高父亲:但是,粟艳琴不愿意,她受不了丈夫和别的女人有孩子。她说自己去治病,冉正高也同意了,两人去南宁、广州甚至北京的大医院不知道多少次,钱花的像流水一样,但就是没效果。冉正高灰心了,提出还是代孕算了,粟艳琴就是不同意。

  民警:两人就这样闹翻了?

  冉正高父亲:对,冉正高逐步对粟艳琴不耐烦了,觉得她不通人情。后来几年,他的态度比原来强硬多了。我记得2004年,一次冉正高喝醉后回家,粟艳琴不满,骂“让你在外面喝这么多酒?还要我来照顾你!也不看看几点了!混蛋!”以往冉正高都是低三下四,从不敢回口的。

  这次,冉正高出人意料的回口骂到“你这个不下蛋的母鸡,你有什么资格管我?你还敢骂我?”粟艳琴大怒,上去打了冉正高一拳。谁知道,冉正高这次不再让,接着酒劲一脚把她踢倒。第二天,粟艳琴找我们来哭诉,我们也不好说什么。冉正高跟我们说,他想离婚。离婚不是完全为了省孩子,还因为粟艳琴脾气太暴躁。冉正高自认为混的也算不错,赚钱多,又有社会地位,没必要整天受这个泼妇的气。

  民警:那怎么到2006年才离了?

  冉正高父亲:粟艳琴不愿意离婚啊!冉正高提出离婚,粟艳琴才知道后悔了。她坚决不离婚,还转变了态度,不再打骂我儿子。至于不能生育,粟艳琴提出要领养一个。冉正高不同意,认为领养孩子还不如不养。粟艳琴就大哭大闹,说是不能生育是为了冉正高打胎4次才导致的。现在冉正高不要她,是狼心狗肺,猪狗不如。冉正高说就算是这样,我忍了你10多年,也够本了。我这一辈子还有不少日子好活,再也不想受你的气了,我也要自己的孩子。

  粟艳琴就发很说“只要我不死,就不能离婚。”我儿子一怒之下,就搬出去了,向法院提交离婚申请。根据法律,分居2年以后就可以离婚。今年3月8日,分居满2年了,冉正高就去法院要求判决离婚。法院认定符合离婚的条件,马上就要宣判,3天后我儿子就突然死了。

  民警:这也不能说就是粟艳琴干的啊?

  冉正高父亲:民警同志,这个女人和我们生活了十多年,我们还是很了解她的。她又凶又泼,做事还不顾后果,绝对能杀人。你们赶快去调查她,为我儿子报仇。

  听了这些话以后,民警们立即调查粟艳琴。

  这一调查,果然有了收获。

  根据走访,这2年内,粟艳琴多次放话“冉正高要离婚,我就跟他同归于尽”“他害我不能生育,还要抛弃我,这是做梦!大家一起下黄泉去!”“那个臭婊子也别想活,一起杀了她!”

  另外,一个承包工程的商人姚某主动来公安局反应,粟艳琴的弟弟粟多德,案发前曾经说自己要炸地基,从他这里购买了12公斤炸药、10发雷管和2米长的导火线。

06年广西乐业特大爆炸案9人死亡:粟艳琴报复前夫炸塌

  后来就发生了爆炸案。商人姚某吓得急忙去调查,发现粟多德家根本没有需要炸的地基。

  警方根据线索,首先抓捕了粟多德。粟多德无法交代出12公斤炸药的下落,也无法解释代孕解析要购买炸药。

  在警方严厉的审讯下,粟多德终于交代了实情:哎,都是我姐姐害了我。我姐夫说她不能生育又太凶,2年前起诉离婚了。我姐姐多次说不能这么算,要和他同归于尽。我们都劝他,说姐夫也没做绝,把房子留给你,还给你不少钱,就算了吧。一日夫妻百日恩,何必这样。但我姐姐不依不饶,铁了心要报复。

  民警:不愿意离婚,就炸了楼?

  粟多德:也不全是,还有嫉妒。大概2月27日,我看到姐夫和饲料店女老板陈丽丽很亲密的挽着手进了一栋楼。我回去告诉我姐姐,说姐夫已经有女人了,都同居了,你也就离婚算了。我姐姐大怒,像疯了一样。陈丽丽和我姐也认识,是我姐夫生意上的一个朋友。我姐带着我老婆,跟踪了姐夫几天,发现他确实和陈丽丽同居在鸿雁宾馆后面一栋2层居民楼。

  在3月8日,我姐夫跟我姐见面,说两人法院马上就要判断离婚,还是希望好合好散,我们自己去民政局。我姐夫说房子可以给我姐,也可以给她一笔钱生活。我姐姐开口要3万,我姐夫也没有讨价还价,就去银行取了3万现金给她。我姐打了收条以后,又反悔了,不同意离婚,让我姐夫把钱拿走。我姐夫不愿意把钱收回,说那就等着法院判决吧。我姐骂他“还没离婚呢,就和婊子同居了!”我姐夫也生气了“你骂谁是婊子?我们已经分居2年了,我爱和谁同居就和谁同居,你管得着吗?我还要生自己的孩子呢”我姐就骂“你害得我不能生育,我能让你和别的女人生孩子吗?你做梦!”“就算离了婚,我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!你结婚的那天就是你死的那天!”我姐夫也不怕“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,婚是离定了!”

  民警:这样就去炸楼了?

  粟多德:是啊。当天下午,我姐跑来,让我帮她搞炸药,要炸死冉正高和陈丽丽。我吓了一跳,不同意“何必呢?好合好散,离婚了就再找一个好了。你有房子又有钱,不怕找不到。你炸死他,自己也要偿命的”但我姐说“你要是不同意,我马上就跳楼死在你家门口。我说的出,做得到”我知道我姐说什么就会做什么,真的会跳楼的。我和我姐感情很深,她帮了我很多,我绝对不可能看着她死。万般无奈下,我只好谎称有地基要炸,花了190元买了12公斤炸药、雷管、导火索。

  10号晚上,我姐来我姐取炸药。我很害怕,知道我姐性格刚硬,绝对能去杀人“姐,你算了吧,这要出人命的。我姐夫也不是坏人。就算他有错,也不至于要他的命啊!要不我明天去狠狠打他一顿,让他断手断脚,大不了我去坐牢”

  民警:你姐怎么说?

  粟多德:我姐双眼通红,像疯了一样骂我“这是我的事,不用你管。快把炸药给我”。她抢过炸药,头也不回就走了。后来她怎么炸的,我就不知道了。大概几小时后,我听到震天动地的爆炸声,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,知道一切都完了。

  听了粟多德的交代以后,警方在案发后第4天,冲入粟艳琴的房子,将她抓获。

  看到民警持枪冲入,粟艳琴毫不慌乱,淡然的伸手带上手铐。

  民警:粟艳琴,你还有什么好说的?

  粟艳琴:没有了,我犯了死罪,枪毙我好了。

  民警:你是怎么炸的楼?

  粟艳琴:11日凌晨1点,我背着炸药来到冉正高和那个婊子陈丽丽租出楼房。我爬上二楼,把炸药点燃放在他们门口,赶快下了楼。我就在站在楼边,身上还揣着一把刀。我想如果炸药没炸死他们,我就进去一刀一个杀了他们。

  没想到,爆炸惊天动地,把我也掀翻了。不但那栋楼被炸没了,傍边一栋房子也被炸塌了一半。我知道冉正高和陈丽丽肯定死了,心里突然百感交集,一点也不开心。这么多年来,冉正高对我其实不错。我经常臭骂他,还打过他好多次,几次当着别人不给他面子,他从来没和我计较,对我一直不错。知道我不能生育,他开始也没要离婚,只是要去代孕,是我自己拒绝了。我想到他已经死了,忍不住哭了起来,就这样一路哭着回到家。后来我又想起陈丽丽,我也接触过她。她挺可怜,人也老实。我代孕解析杀她,这和她有什么关系?后来听说陈丽丽没死,我才松了一口气。但听说,我还炸死了7个人,包括几个小孩子,我就更是受不了。我不识字,不知道12公斤炸药这么厉害,能炸塌2栋楼,连累了这么多无辜的人。这几天我心灰意冷,也不想活了。我唯一的要求是,你们尽快把我枪毙。

  2006年5月29日下午2时30分,广西百色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乐业县人民法院审判庭,进行一审宣判:

  被告人粟艳琴、粟多德犯爆炸罪,造成9人死亡4人受伤,犯罪情节和后果均特别严重,社会影响恶劣。现判处2人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

  听到这个判决后,粟艳琴终于表现出后悔:我为自己的私怨,害死了这么多人,又害死了我的亲弟弟,我真是罪有应得。

  次年1月26日,粟艳琴和粟多德被押赴刑场,执行枪决。

  写完这个故事,萨沙也是百感交集,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。

  本文参考

  广西乐业爆炸案一名嫌犯被捕 确认为报复杀人案解放网-解放日报

  惊天情变:失宠妻子炸毁大楼“埋葬”孽情 作者海子 黄宗舜

  图片来自网络的百度图片,如有侵权请通知删除。

  想看大案系列全集的朋友,请订阅

返回列表